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正文

踏访“飞地”后,上海市委书记放出的信号

发布时间:2019-07-18 阅读:185次

7月的第二周,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有一次“不算出差的出差”。

位于江苏盐城大丰区的上海农场,时隔多年再次迎来上海市委书记的造访。这块距上海市区300多公里车程的“飞地”,经过近70年的建设发展,如今是上海域外最大的现代农业生产基地,是这座城市重要的农副产品供应基地。

由沪上国企光明集团运营的上海农场,已成为“上海市民不可或缺的‘米袋子’‘菜篮子’‘奶罐子’”。而除了保障市场供应这一历来要求国企承担的特殊职责,上海对“飞地”及其运营者的期待,亦有新的层次。

“突出高科技、高品质、高附加值,注重品牌,充分发挥农场的独特优势,不断提升供给能力和质量水平。”李强表示,上海农场要坚持以规划为引领,聚焦功能定位,增强优势特色,做深做实上海主副食品供应重要压舱石这篇大文章。

而同时,这里也需要“抓住新一轮发展机遇,坚持改革创新,提升产业能级,加强市场化运作,做优品质和品牌”,从而不断提高企业竞争力和市场影响力

其间的期望,显然是带有普遍性的——在很大程度上需要成为“压舱石”的国企,同时也面临新的转型升级考验。持续“升级”并赢得竞争力,是得以“压舱”的前提,某种程度上,也是时下十分迫切的问题。

对“飞地”的探访,亦可视作李强沪上国企系列调研的一部分。前一天,他用半天时间前往沪上两个国资平台公司——国盛(集团)有限公司和国际集团有限公司,调研国资国企改革,并指导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和国企党建工作。

从2018年初开始,李强以一个半天调研2家的节奏,陆续造访了沪上不下10家国有企业。

仅看媒体曝光度,近两年来上海高层落实中央要求,对民企、外企的关注重视,十分引人注目。就民企而言,今年,中共上海市委特地委托各民主党派市委、无党派人士就民营经济发展情况开展专项民主监督,并于几天前召开了专题协商座谈会。此前,针对民企出台的“27条”、专门召开的全市层面促进大会,以及在大调研、优化营商环境等方面展现出的关注重点,亦表明对民营企业的突出重视。

但同时,作为传统意义上的国资国企重镇,上海国企同样备受期待。李强每到一处,必提“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”。这是种种努力的目标,也是一种应遵循的路径。

在格外强调企业发展,并谋求产业转型升级的当下,国企之于经济社会的“压舱石”意义,和在一些关键领域的探路作用,或被更加凸显。

类似汽车这样的支柱型产业,产业的转型升级,很大程度上就来自龙头企业的转型升级。亦是因此,在上汽、华谊、上海电气等制造业企业,李强反复叮嘱的是企业要“苦练内功,加快转型升级,不断提升品牌竞争力和影响力”。

同样的要求,也提给商贸等服务业企业。而无论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,市场化、专业化、国际化的导向都相当明晰。其中被特别强调的,是两个维度——

一是“高”,即瞄准产业链、价值链高端,力求在高技术、高效益、高附加值方向有所斩获;

一是“精”,即企业需要集中优势资源专攻主业,呈现精细而聚焦的特色优势,而不是多头分散、遍地开花。相应的资源和政策,也需要有所聚焦。

如李强上周在国盛所言,作为平台公司,要“推动优化国资布局和资产结构,推动资源向重点产业、优势企业流动,提高国资运作效率和水平”。而整个上海的产业规划和发展,亦遵循类似的导向。

这背后,企业需要“在服务国家战略、落实上海使命中找准定位、拓展空间”——上周在国盛集团、国际集团调研时的这番话,道出的也是一种普适的站位。

而更重要的一股动力,来自持续深化的国资国企改革。

竞争力来自竞争,而竞争环境需要通过改革来构造。已经持续数年的国资国企改革,一个基本取向就是,在科学界定职能功能基础上,分类施策,破除制约国企参与充分市场竞争的制度瓶颈,理顺治理结构,以此鼓励并要求其参与公平市场竞争。

对沪上国企来说,市场化改革这是多年一贯的期许,在当下亦有紧迫性。作为市场主体之一,国企能不能在应当市场化的领域充分投入竞争、接受市场检验,决定了其发展成色,以及服务国家战略、扮演“压舱石”作用的能力。

而能否构建各类市场主体平等竞争的环境,亦是检验上海营商环境优劣的关键所在。

显然,新一轮的国企改革,并不只是国企的事。走访两家国资平台几天后,李强在关于民营经济发展的专题协商座谈会上就强调,上海“思想要更解放一点,改革力度要更大一点,按照一视同仁的原则,让各类市场主体依法依规公平竞争”

他同时表示,“在基础设施建设、投融资、国资国企、社会事业等各领域加大力度引入民营资本,坚持不懈推动国资、民资、外资合作共生,让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、相互促进、共同发展、迸发活力”。

国企显然需要从中捕捉到明确的竞争信号。充分投身市场竞争,势必催生更多深层次的改革。从平台公司的角度,当务之急,就是在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、混合所有制改革、职业经理人制度等方面探索推进,并以平台公司改革为“支点”,更好发挥股权投资和资本运营的主体作用,并撬动更大面上的国资国企改革。

对国企来说,进一步改革,无疑会带来挑战甚至阵痛。但没有这一步,提升企业竞争力和品牌效应,以及促成产业转型升级,都可能面临具体的掣肘。

显然,在市场化的大方向面前,上海的国企们需要拿出更多具体的招数和办法,以改革带来竞争力,以竞争倒逼竞争力提升。对整座城市来说,这样的局面无疑是乐见的——无论国企、民企、外企,企业的生存状态和发展空间,某种程度上就决定着城市未来。